芋头是甜的不是咸的

生活是100%的可乐,要把日子过成全糖。

今天在写蜻蛉日記的感想的时候
想到一个问题
兼家能在重病的时候和道綱の母说
那些掏心掏肺的话
甚至在病快痊愈的时候
想要见她
让她久留至天明
想和她一起吃鱼
而把鱼留下
却不愿在病好以后
再多去看她

知道她想去看端午节会
奈何人多无法
用打赌的形式让她赢让她看
初めから見せてやろうと思った
明明有这样的小情趣
却最后关系冷淡

看完这个
突然觉得和我单位有那么的相关
可是啊
这其中的复杂
我看不透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