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头是甜的不是咸的

生活是100%的可乐,要把日子过成全糖。

思い出し

肥宅快乐水喝的太快
胃胀气到胃疼
捂着肚子看电视里面大型体验类生活节目
里面吃一口熏鱼就开始哭
她说她外公在的时候常吃这道菜
自从外公走后她就很少吃这道菜了
熏鱼算是上海的本帮小吃
外婆会经常炸
外面的酱汁是上海人最喜欢的有些甜味的红烧味
我没有那么喜欢吃
我不喜欢挑鱼刺也觉得肉有些太老

我从两三岁开始就没有了把鱼刺挑走的福利
我妈说有一次她把鱼刺都挑走以后
我还是从鱼肉里吐出指甲盖还短的鱼刺
西瓜籽也是
黑色的籽挑走后我还会把白色的籽吐出来
所以现在我不喜欢吃刺太多的鱼
也不喜欢吃西瓜有籽的地方

说回外公的熏鱼
记忆都是由感官记住的
我外公会做鸡油塔饼
是一道我来普通话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本地菜
现在可能只有乡下会吃的
饼里是鸡油和葱花
饼的外围是一圈花边
炸之前是扁扁的
炸之后会鼓起来圆圆的
咬下去是满满一口的油和葱花的香味
外公走了以后
我再也没有吃到过了
因为家里没有人会做这个了

每年过节的时候
外婆会买柴头自己煮自己切
蘸上鲜酱油
是年夜饭的凉菜
柴头就是舌头但是不能这么说
这些词语我都是听大人说的
连汉字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柴头有咬劲且有酱油的鲜美
外婆还会再煮些猪肚一起
这个凉菜的拼盘
就和金玉满堂一起每年都会出现
金玉满堂也就是黄豆芽炒油豆腐
外婆做的糖醋黄鱼是最好吃的
预示着年年有余
我妈都做不到这么好吃
今年我第一次没有在家吃年夜饭
这些菜也变成了记忆里的味道

小时候吃饭对我来说一定不是快乐的一件事
强制的要每天喝一瓶牛奶
要吃一碗米饭
对不喝牛奶吃不下饭的我来说
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直到慢慢长大
直到有一次喝牛奶到拉肚子
我才不再被强迫

小时候我妈不会烧饭
暑假在外婆家吃的好吃的菜更多些
那时候不太吃辣
还是以红烧为主
外婆做的红烧鸽子还是鹌鹑
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
小鸡腿极为好吃
外婆会买小的里脊肉串炸
我和我弟都是一人一半数好的
已经六月了
过段时间到了农历六月
可以吃六月黄了
我没有那么喜欢吃
因为我觉得面拖蟹的蟹黄烧的太硬
在吃六月黄以前
外婆常烧梭子蟹
有些咖喱和红烧的做法
我太久没有吃到过导致我已经不记得了
这些组成了我的初二以前的每一个寒暑假

小时候小区对面咸豆花
因为市容整改没有了的烧烤小摊
以前有个阿姨会坐在小区门口包小馄饨
1块钱10个
几乎每天放学我就会去买做第二天的早饭
还有一对小夫妻做的锅贴是用小平底锅煎的
这些好吃的我都再也吃不到了
我用我的味觉记住了那么多

这一个星期里平均每天只吃得下一顿饭
我似乎失去了吃饭的乐趣
我可能丧到连肥宅快乐水都无法拯救我
一天几乎都躺在床上
这是我以前最想做的事情
一个人几乎不说话
这是我最近生活的常态

毕业旅行决定带妈妈去日本
想了很久还是选择了霓虹
学了四年的日语
虽然学的不好
但是带着我妈去一趟说这个语言的国家
算是一个交代
给自己也给这四年

六月到了
人啊不能这么丧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