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头是甜的不是咸的

生活是100%的可乐,要把日子过成全糖。

けん

昨天太困了

感觉自己想说的都没说

けん是九州的方言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

以为自己听了个新单词(


上セミナー的时候

讨论之前看到的电影
雾社事件

问霓虹金认为哪一方是正义
是当时的霓虹金
还是当地原住民
決められない
決めきつい

撇开其他
強盗と家族
どちらが正義ですか
家族です
全员如此

坐在我边上的妹子

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恥ずかしいです
日本を守りたいです

边边说哭是你的自由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哭比较好
指着我们说
对她们来说
とても失礼です

我当时在想她为什么要哭呢

我们没有指责什么呀

我们只是在分析

大概这就是二十代和十代的差异吧

毕竟人家还是一个刚刚上大学的一年生

我都是快要大四的老学姐了


在这场战争里
我们是受害者
她们是战败国

其实我们都无法极为客观的评价这件事
单纯说哪一方是正义都是不行的

因为弱肉强食所以我们活该被侵略吗
因为是受害者所以我们可以任意指责吗

不是的
都不是的

这是既定事实
我们能做到的是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
表达自己的观点
以客观的态度来分析这件事

以一个后来之人的角度来分析
不是以一个受害者或者侵略国的身份
選択が正しくない
我们能认为的不过于此
其他的无法言说
是政府都无法说清

也是法律无法制裁的

边边真的很有趣

他说他去过广岛原爆

去过南京屠杀纪念馆

去过越南与美战争的纪念馆

他留下了眼泪

以一个受害者

以一个关系者

以一个人间

这大概是我一直怀有的想法吧

原爆和屠杀我都看过

以一个人间的角度

对所有生命表达惋惜

不带有憎恨也不带有嘲笑。


大抵我想讲的就是这个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