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头是甜的不是咸的

快乐追星 快乐生活

自宅

天气变冷了

大闸蟹可以吃了

我想起来夏天最后是吃到莲子和嫩菱的


追星回来下飞机

爸爸来接我

我妈说没事做就也来了

同行小姐姐拿完行李赶紧回宿舍赶门禁

我爸我妈在外面等我

慢慢悠悠推着我的行李

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接送的待遇了

我还能舒服的坐在车里

一回到家有有一桌子的菜等着我

我是去追星的

又不是去逃难的


我现在成为我们家最早出门最晚回来的人了

早上刷牙洗脸的时候

还能听到我爸打呼的声音

回家的时候

他们坐在沙发上等我回家吃饭

家里有人等着我回家吃饭

原来是这种感觉


就算要每天早起

就算下班回家比之前还晚

可每一天都很开心

我喜欢这样的日子w


秋天要到啦

要吃柿子和大闸蟹啦


以爱之名

我爱你

所以就算烟雾中的轮廓一出来我就知道是你

我爱你

所以无论你在哪里我总能很快找到你

我爱你

所以你的容貌姿态都刻在我的脑子里

我爱你

所以拔山涉水我都要去见你


在成为社会人以前给自己续命

起飞遇到台风延误到凌晨三点到着

坐车迷路各种来不及

匆匆忙忙也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你

以自己的名义第一次中票开出アリーナ

三场里面两场坑里

近距离的看到你

真的没有遗憾了


真的能感受到你的疲惫

也能感受到你的活力

你还是那么好看

而且越来越好看

看到你solo的踢踏舞算是圆梦了

从小到大呀

其实真的没有改变的

他还是少年


只可惜做的message没有被你看到

想起那句话

去看控的时候

你的目的是去看他而非让他看到你

否则是饭失格了

的确是心态不够好

因为今年这应该会是最后一次了


这次没有夏天第一次的激动

也没有冬天的来之不易

但是从开场我就开始绝叫

因为我真的压抑太久了


今年没有办法跟你一起过平安夜

也没有办法一起在不是平成年的第一天一起

因为这也是我成为社会人的第一年

可我真的想再见你一面

希望能给我这个机会

我想再去见你


这次在东京

见了故人

认识了新人

每次远征最有趣的地方大概就在这里吧

都会交换自己的世界观

遇到很有趣的人

但是和一个人旅行真的能看出很多以前看不出的本质来


这次一点都没有丧

甚至没有不甘心

是一种很特别的心态

是熟悉的梦的感觉

没有实感

但是内心是充实的

我放不出什么🌈

他还是那么好看


平成年最后的夏天

在看完你以后

对我来说真的结束了


我在某些方面真的有很可怕的执念

小光说你们一定要吃仙台的牛舌啊

最后一天看完控累的要死我还是拖着小伙伴去吃

找了半小时才找到一家牛舌店能去吃

仙台的牛舌真的很好吃啊


有相遇就有离别

大概是从smap开始吧

慢慢的慢慢的

我见证了太多的分开

就算不是饭也是见证了一切

今年是有结成的一年

也是有解散的一年

年初年末

物是人非

时间走的太快了


周末去见了另一个五百块

我的汉堡肉

结果什么都记得带了忘记了给她烧普

终于带她买了说了很久蝴蝶酥

国际饭店的蝴蝶酥真的是全上海最好吃的了

为了bygg跑遍南京路的开封菜

最后说南京路上是不会有的

冒着赶不上高铁的风险

终于拥有两张哥哥的时候

两个人在店里发出尖叫被店员偷笑

和喜欢的人在一个坑里

喜欢同一人的感觉真的很快乐

这就是快乐追星呀


我说过

人的心很小装不下那么多人

所以我全心全意对待的人很少

一个人是我的糖芋头

一个人是我的汉堡肉

我永远会宠我的糖芋头

宠了她十几年

我永远会对我的汉堡肉好

两年不过是个开始


周一上班和兔子见面了

我们在一起睡在一个房间不过是一年前的事

真的好像昨天一样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点呼

缘分真的太神奇了

我们还在一起吃饭一起下班


鼻子塞住脑子昏昏沉沉

终于把这篇躺在草稿箱快一星期的写完

回来以后每天充实到没空想

这中秋节注定好好休息

后知后觉发现已经是结成日了

看到wb里剪的UMP对比

我想起毕业的时候听到最多的话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他们真的还是少年啊


昨天给糖芋头剪彩带剪贴纸的时候

她看着我在那里熟练的套彩带

夸着剪纸的手都稳的不行

感叹jns真的让人成长

她看着我入坑之后脱胎换骨

以前手残的纸都剪不好的人

杰尼斯的女人不能认输啊


结成11年目

第三次说おめでとう

未来的日子还很长

我还想看更远更好的风景

想再去更多的地方去见你们

在夏天我们有约


首日就宣布蛋巡
时间和去年半斤八两
去年想着还能看一场
今年社会人更加身不由己开始随缘
虽然会遗憾但是意外的没有特别不甘心
也没有夏巡非去不可的意志

前几天看直播的时候
看到哥哥每一次都会说要对自己好一点
要爱自己身边的人
很久没人对我说过这句话啦
听到的时候眼泪差点都要掉下来了
我倒是经常劝别人
身体重要要把自己的人生过好
虽然我自己总是做不到

慢慢的
我对一个人的喜欢开始变成
掏心掏肺的对他好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他

哥哥反而在我这样做以前
先让我听到这句话
真的是被爱围绕长大的吧
风趣幽默会关心别人
要说所谓心动的一瞬间
大概是之前游戏直播一脸认真的问lg你的设置弄好了吗
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地方关心别人
认真又严肃
我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性格了

在喜欢上他的每一天
我都是快乐的
这些快乐是他的单口相声带给我的
内心是充盈的

我需要别人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比较好
所以呀
先对自己好一些吧
今年的事情太多了要还的债太多了

最近中小学开学了
我妈总说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说我给选了一条又舒服又好的路你偏偏不走
我只能说我真的不喜欢我真的不快乐
可是她不能懂
我不会教人更不懂如何对待小孩子
我这种看到孩子都离得远远的人
是没有办法负责任的育人的
我真的是说了一遍又一遍
她劝我也是一遍又一遍
我都要拿现场认证的时间去看控啦
我已经断了自己的后路了
我要去尝试不一样的人生了
总说职场是多么的深不可测
总说因为我觉得外企太搞所以我希望你去做老师
我不能一辈子都呆在象牙塔里
我的人生会被局限住的
比起斗争我更害怕我的视野被局限

又开始啰啰嗦嗦说这件事
我是要一次次告诫自己坚定自己的决心
我的意志真的是很弱了
总说夏天要结束了
可我今年还没看到jump所以夏天还没有结束
去完宫城去再看一眼他们
我才甘心的认为平成最后的夏天要结束啦

Nightmare

昨晚梦到和c又在了一起手牵手逛操场
两个人无话可说让我觉得可怕又恐惧
从梦里吓醒
还好是梦还好已经分开
说来也奇怪
类似这样的梦好像做过几回
每次都是以不好的情绪为终结
没有想念也没有爱憎
梦真是难懂

从后半夜到早晨一直噩梦缠身
今天倒反而做了许多事

最近每天都过的很甜
一边约着东京一起面基的人
一边又能嗑jns又能嗑bygg
心是满的也是甜的

上个礼拜再战科二
紧张到爆痘
我啊真的不喜欢考试
就算我考了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考试
我的心态照样不好

最近的日子还是过的乱七八糟的
很多事情都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推进了起来

6月的我丧到不能再丧
所以我没有看过一眼
从没日没夜的追小说到疯狂找资源看剧
我居然错过了一整个夏天
还好我抓住了夏天的小尾巴

有了鼻炎以后开始不喜欢花
我总说自己喜欢白白净净的男孩子
可我忘了我还喜欢棱角分明
我也喜欢有趣细腻的人

8月也快要结束啦
我有了一个小王子和一朵带刺的玫瑰~

22

也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数字
恰好是偶数
也不是什么太需要纪念的日子
恰好是生日

连续熬夜到三点半看脆皮鸭头疼到睡不着
零点把唯一一篇生贺点了第一个小心心匆匆睡去
醒来反而头也没那么疼了
所以年纪大了就不要熬夜了

大概是初中以来第一个在家过的生日
我爸我妈倒是煞有其事的打着给我过生日的名义
买了海鲜在家烧
肥了我也肥了我妈
之前要么和基友要么在外面
台风天偷得浮生半日闲

看了汉堡肉写的岛我
和我想象的有那么七八分契合
不愧是我的细水长流啊
去年还想看dl的结果今年就变了hhhhh
早早的看了生贺的视频
把控碟的初回2补完
也算是和jump过了生日吧

收到了去年也收到的生贺
也收到了今年才得到的新的生日祝福
这一年我也有好好长大
和去年疯长不同
今年长的很慢很难
每一年我都要做人生的抉择
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
就像我在最后放弃了我四年前的志愿
就像我最终选择了和自己专业相关的职业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是不是对的
其实每个选择是阴差阳错是顺水推舟
可我还是选择了这样走

21-22
我站在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
陷入了久违的迷茫

实践出真知
我妈说我之所以不想去当老师
是因为我没有去真正的工作过
那既然如此
我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呢
这个职业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我还记得每一天的不开心
我感觉我是在燃烧自己的命去教学
我所要去的职场未必没有那么不好
四年前决定是这个专业的时候
或许冥冥之中我已经离原本的目标偏离
一步错 步步错
我走到了和四年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是因为我看到了和原本不一样的风景
有了和原本不一样的野心
喜欢了和原本不一样的人

我不愿被困在象牙塔里
那里没有幽冥和撕扯
但也没有快乐和希望
在那里没有我的光

我的光在我爱的人眼里
我要找他
22岁的我还要追随刚25的他继续走下去

烛底萦香

zdyx
战斗英雄是你
烛底萦香也是你

去年是两个轮回
今年是50岁的一半
我昨晚在想三十而立
你fc里就说要奔三了

2018.8.10
25岁
2018.8.13
22岁
我总会在你之后三天奔向自己要走的路
这三天
我们有4年一轮的差距
明明我们隔的很远
我总觉得离你很近
我们可能都是狮子星的居民

吃了去年没吃的蛋糕
赴了6月毕业定下的小伙伴的海底捞之约

在今天
我的鼻炎复发
我的搬砖结束
我收到了工资
我拿到了人生第一份offer
恰好都是今天

我连轴转到来不及想要给你写什么生贺
从8.10写到8.11
这不过是第三次的生贺
我依然看不透你
当然我也不需要

我从来不觉得追星苦
我得到的远比我付出的要多
我每次去见他他从来不给我失望
我要求的不多
甚至不奢求你看我一眼
现在想来去年8.11那一指
我依然还会热泪盈眶
对我来说这是独一无二的

我今年的日子远比去年难过多了
半年实习最后换来的不是坚定的留下
我选择离开这个职业
我只能对自己负责
我对这个职业充满了畏惧和原理
最奇怪的是我一直给自己留了后路
帮我断了后路的是你
因为我要去见你
今年我还要再去见你一次
以自己的名义

昨晚开始我一直在想
我今年还能为你祈愿什么呢
今天走过人广那里的教堂
这是我许久的信仰
我在外面默默祈祷
我愿zdyx拥有最好的25岁
我愿你能求之所得

今年的夏天
没有花火大会
没有ラムネ
没有夏天之约
有病痛
有迷茫
有崩溃

但我毫无畏惧
因为我有你。

平成の最後の夏

夏天是不是要结束了
可我今年还没吃到莲藕和莲子还有嫩菱角
我的7月学车搬砖面试
发现连老福特都没有空去发一篇

控碟到了还没空看完
用尽欧气中了控
而我要把订好的飞机票住宿全部换掉从头再来
我要去和他们过平成年最后的夏天
搬砖一周状况百出
连续五点多早起练车今天还是挂了科二
人活着怎么会容易呢
我想终于活的比我的爱豆辛苦吧

搞住宿换时间的时候
为了候自己虚无缥缈的上班时间
我忽然想明白了
我连我自己的人生都要过不好了
我为什么还要去追星呢
我终于想起了去年追的疯狂的初衷
我把他当作一年限定
人真的是太贪心了

之前睡不着我看了20岁写给自己生贺
要去留学要去看控
哪怕一场也好 希望这不是flag
我没想到真的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为了订机票和住宿
我研究起了宫城的地图交通还有航班
和小伙伴说这个我试过不行等等等
想起去年8月一个人跑去福井看控
我一个路痴哪来的勇气做到的呢
基友和我说要是我是个男的就没她男piu现在什么事情了
是zdyx把我推着走到了这里

前几天晚上做梦梦到了小时候放暑假
梦到回到了外公外婆的老房子
我要找东西外公先走出来了
梦里的我告诉我自己我的外公自己不能自己走了
这是错的 去找外婆
我醒来才发现 已经不是不能走了 而是真的走了
在外公不能自理的时候
我老能梦见他还很精神
这样的夏天真的结束了

看到pyq之前加的NGS留学的学妹发了花火的图
一晃眼一年都过去了
去年买的浴衣还在我的衣橱里
今年没有花火看了
这个夏天我比什么时候都要迷茫都要狼狈

回来半年了我还是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练车的时候比我大的一个小姐姐说
其实这个年纪就是很迷茫的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我要干什么
我在日本上日本文化的时候
第一节课自我介绍先生问我你想要做什么
我说我会回国读研考证当老师
边上的小伙伴说她想的好好啊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可是现在的我不还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连续半年教书和最近搬砖教学
我发现我真的无法和小孩子相处
我大概是不适合这个职业的吧

8月要来了
还是继续学车搬砖就活
ただ生きている
こういう感じ
我想去见你
在平成最后一个夏天见你

他在最后挨拶之前的眼神是这样子的
他是这样子看着东蛋的风景

我记得我29号看到过类似的眼神
是我贫瘠的词汇无法形容的
实在是让我太过震撼
导致我至今无法忘怀

为什么会是这个眼神呢
那时候在想什么呢

我不会知道
我也无法知道

这是他看到的风景

伝えたい歌

又是一年the music day
礼拜五和大佬见面还在说去年我们是不是还一起看
一年过的真快啊
特地去翻去年写的老福特真的是无忧无虑
去年和你们在一个国度隔得远
今年也还是和你们国度也隔得远

还是喜欢叫大佬小姐姐
不是用饭圈用的最多的gn
小姐姐是在追星过程中帮我最多的人
跟她吃蛙蛙锅
从中午吃到了晚饭点
从jump聊到kk聊到情感问题聊到工作
小姐姐说我们是她可以穿着睡衣素颜出门来见的人

最近我身边的人都有了很好的桃花运
真的太好了
因为她们都是很温柔很会照顾人的人
所以她们值得拥有更好更温柔的人来照顾他们

看香港repo气绝也丑陋
想去却没有了行动力
机票太贵了又贫穷
前几天和我妈因为看控的事情吵
她对我说
你要先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再去追星
突然反省自己连自己的人生都是过不好的
待业迷茫不知所措
这半年过的太丧

阀值太高
这句话我终于明白了
自认向来知足
去年追的比较勤快
所以我今年完全无法适应
这是一年限定啊
梦结束的太快是会有失落感的

昨天看节目看到wy
这个孩子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很久了
当时看选秀觉得他小只又可爱
现在书橱里还有一本他的写真集
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どこか前か自分が決まる